布隆伯格一手打造的公司

  把孩子送给别人收养后,父母一般不能在数年后突然现身,坐享其成地将他带回身边。但生活中的真理在商界未必行得通。

  9月3日,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·布隆伯格宣布,将回到他33年前创立的公司,重新掌管这家与他同名的媒体巨头。当天,彭博社通告称CEO丹尼尔·多克特罗夫离任。

  去年年底辞去纽约市长职位后,布隆伯格声称将专注于为慈善事业散尽亿万家财,绝不染指彭博社。“那份工作我做了20年,要一周7天、一天24小时地连轴转,我不想再做了。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一些非常优秀的人在管理。”当时,他告诉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。

  然而,当把退休后的无聊时光投入到“重新认识”彭博社时,这位仍拥有公司88%股份的前老板“越来越发现它的令人兴奋和着迷之处”。

  他开始延长每天待在办公室的时间、更多地参与公司事务、参与战略讨论会议,还不时与当时的CEO多克特罗夫发生争执,直到这位执掌公司3年的前银行家无法忍受“越来越少的自由”,选择离开。

  不过,曾在布隆伯格手下当过6年副市长的多克特罗夫,对这个看似自然而然的选择并无怨怼。他说自己热爱这家公司,也对布隆伯格充满欣赏和敬意,因此决定离开并不容易。但这么做,“对公司、迈克尔和现阶段的我自己而言,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”。

  “彭博社现在是,而且一直都是迈克尔的公司。鉴于他不断迸发的兴趣和永远充沛的精力,只有让他接管公司才合情合理。”多克特罗夫说。据说,他甚至把布隆伯格比作上帝:“他公布了‘十诫’然后消失不见……当上帝归来,一切都将不同。”

  布隆伯格一手打造的公司,是金融数据方面的全球市场领头羊,号称拥有32%的市场份额。不过,重新回到这里的“上帝”面临新的挑战。

  在金融危机前,彭博社以惊人的速度扩张。上世纪80年代,它通过创建一个简单易用的终端,帮助交易员查找债券价格和其他金融信息,从而彻底改变了华尔街。二十一世纪最初10年,彭博终端占据了这一市场的三分之一,并扩展到法律研究、风险资本、媒体等领域。如今,该公司还拥有电视网、在线电台和几种杂志。

  但近年来,该公司的增长已经放缓。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之一,是如何重振终端业务的增长。去年,终端业务为公司贡献了83亿美元总营收中的80%。目前,彭博终端的用户数量为32.1万,自2007年以来每年仅增长2.3%,主要原因是经济衰退以来的银行、金融公司裁员,互联网和竞争对手的侵蚀也不可小觑。

  布隆伯格还必须决定,新闻在他公司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。由于针对中国领导人的调查性报道,该公司网站在中国被禁,导致终端销量持续下降。一些彭博社高管已提出质疑,他们是否应该继续把更多资源投入到电视、杂志等持续亏损的领域。

  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。但想必每个人都期望,布隆伯格像上帝一样,知道所有的答案。

  把孩子送给别人收养后,父母一般不能在数年后突然现身,坐享其成地将他带回身边。但生活中的真理在商界未必行得通。

  9月3日,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·布隆伯格宣布,将回到他33年前创立的公司,重新掌管这家与他同名的媒体巨头。当天,彭博社通告称CEO丹尼尔·多克特罗夫离任。

  去年年底辞去纽约市长职位后,布隆伯格声称将专注于为慈善事业散尽亿万家财,绝不染指彭博社。“那份工作我做了20年,要一周7天、一天24小时地连轴转,我不想再做了。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一些非常优秀的人在管理。”当时,他告诉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。88必发娱乐

  然而,当把退休后的无聊时光投入到“重新认识”彭博社时,这位仍拥有公司88%股份的前老板“越来越发现它的令人兴奋和着迷之处”。

  他开始延长每天待在办公室的时间、更多地参与公司事务、参与战略讨论会议,还不时与当时的CEO多克特罗夫发生争执,直到这位执掌公司3年的前银行家无法忍受“越来越少的自由”,选择离开。

  不过,曾在布隆伯格手下当过6年副市长的多克特罗夫,对这个看似自然而然的选择并无怨怼。他说自己热爱这家公司,也对布隆伯格充满欣赏和敬意,因此决定离开并不容易。但这么做,“对公司、迈克尔和现阶段的我自己而言,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”。

  “彭博社现在是,而且一直都是迈克尔的公司。鉴于他不断迸发的兴趣和永远充沛的精力,只有让他接管公司才合情合理。”多克特罗夫说。据说,他甚至把布隆伯格比作上帝:“他公布了‘十诫’然后消失不见……当上帝归来,一切都将不同。”

  布隆伯格一手打造的公司,是金融数据方面的全球市场领头羊,号称拥有32%的市场份额。不过,重新回到这里的“上帝”面临新的挑战。

  在金融危机前,彭博社以惊人的速度扩张。上世纪80年代,它通过创建一个简单易用的终端,帮助交易员查找债券价格和其他金融信息,从而彻底改变了华尔街。二十一世纪最初10年,彭博终端占据了这一市场的三分之一,并扩展到法律研究、风险资本、媒体等领域。如今,该公司还拥有电视网、在线电台和几种杂志。

  但近年来,该公司的增长已经放缓。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之一,是如何重振终端业务的增长。去年,终端业务为公司贡献了83亿美元总营收中的80%。目前,彭博终端的用户数量为32.1万,自2007年以来每年仅增长2.3%,主要原因是经济衰退以来的银行、金融公司裁员,互联网和竞争对手的侵蚀也不可小觑。

  布隆伯格还必须决定,新闻在他公司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。由于针对中国领导人的调查性报道,该公司网站在中国被禁,导致终端销量持续下降。一些彭博社高管已提出质疑,他们是否应该继续把更多资源投入到电视、杂志等持续亏损的领域。

  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。但想必每个人都期望,布隆伯格像上帝一样,知道所有的答案。